blog

三个图表:G20国家的隐形贸易保护主义

<p>很明显,20国集团的贸易保护主义仍然存在,其国家占全球贸易的78%</p><p>但这种保护主义并不是关税形式,关税是对进口的关税,使进口商品和服务比其他方式更加昂贵</p><p>相反,贸易保护主义正在通过“非关税壁垒”来实现,例如进口配额,限制性产品标准以及对国内商品和服务的补贴</p><p>这表明,虽然各国正在减少明显的贸易壁垒,如关税,但它们仍在通过非关税壁垒追求隐形贸易保护主义</p><p>我们对服务业贸易保护主义的研究表明,贸易壁垒越低,公司利润越大</p><p>较低的贸易壁垒为澳大利亚商品和服务创造了更大的市场</p><p>我们还发现,随着整个行业标准的提高,国内监管的增加会带来更高的利润</p><p>对于澳大利亚而言,这非常重要,因为服务业雇用了五分之四的澳大利亚人,占澳大利亚总出口的20%</p><p>消除贸易保护主义对消费者也有好处,因为它意味着更大的商品和服务市场</p><p>这导致更低的价格和更多的商品和服务选择</p><p>世界贸易组织将“贸易限制性活动”一词用于征收关税等措施</p><p> “贸易便利化”是指简化出口和进口过程,使各国之间的贸易更加容易</p><p> “贸易救济”是指各国针对某些损害国内产业的进口采取的行动</p><p>例如,2016年,澳大利亚反倾销委员会对在澳大利亚销售的意大利西红柿征收的关税低于在意大利销售的西红柿</p><p>数据显示,过去几年G20的关税一直在下降,而各国一直在放松出口和进口的过程</p><p>然而,随着各国试图保护其国内产业,出现了许多贸易救济措施</p><p>但是,查看非关税贸易壁垒的数据却说明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p><p>到2015年,非关税措施大幅增加,然后急剧下降</p><p>从那以后,没有采取多少措施</p><p>这表明非关税壁垒是目前大多数发达经济体贸易限制的主要机制</p><p>与技术标准和法规一样,非关税壁垒可以用作隐蔽贸易保护主义的一种形式</p><p>出于各种原因,技术标准和法规可能非常合法且必要</p><p>它们可以采取限制允许汽车排放的气体,易受地震活动的地区的地震标准,甚至食品和饮料的营养信息</p><p>但是,由于一个产品或服务需要在许多国家/地区遵守不同的标准,因此有太多不同的标准会使希望进入市场的公司的生活变得困难</p><p>澳大利亚发生的事情与整个20国集团的情况相呼应</p><p>最近在关税方面几乎没有活动,但是大量使用非关税和技术贸易壁垒</p><p>这是澳大利亚经济政策的巨大转变,直到最近,贸易自由化才是增长的一个因素</p><p>据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称,贸易限制直接提高了国内外商品和服务的成本,对澳大利亚消费者和企业都产生了负面影响</p><p>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贸易议程旨在使美国与世界贸易组织保持距离,世界贸易组织旨在消除国际贸易壁垒</p><p>作为回应,美国公司正在对外国商品和服务提起大量反倾销诉讼</p><p>乍一看,澳大利亚在特朗普的强硬路线方面似乎已经摆脱困境</p><p>我们已经与美国签订了双边贸易协定,更不用说与美国的280亿美元贸易逆差</p><p>但特朗普贸易理论的危险可能影响到其他国家,

查看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