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正的特朗普让我很害怕

<p>唐纳德特朗普关于亚利桑那州亚利桑那州签名移民问题的演讲吓到了我</p><p>特别令人担忧的是,任何不属于特朗普形象的人都会成为他愤怒的对象</p><p>在特朗普总统任职期间,我对我进行了三次罢工:移民,穆斯林和棕色皮肤</p><p>特朗普再次让美国变得伟大的口号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因为美国并没有因任何客观措施而严重堕落</p><p>但是,他已经能够说服许多不符合大多数人资格的人对美国构成威胁</p><p>着名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员法里德扎卡里亚认为,特朗普是一个无意识的艺术家,他对世界如此无知,以至于他没有意识到现实,即使它是显而易见的</p><p>这体现在他对移民及其斗争缺乏了解</p><p>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的演讲中,除了描绘移民的黑暗画面外,还提倡将移民水平归还为“历史规范”</p><p>这个词是不确定的</p><p>听起来美国在1965年之前回到了狗哨,当时移民主要局限于白人欧洲人</p><p>他的讲话给人的印象是美国充满了移民</p><p>事实上,过去二十年来,美国合法移民的数量一直保持在每年100万左右</p><p>现在美国出生的外国人口仅占13%,并且对大多数土生土长的人没有威胁</p><p>此外,无证移民人数已从2007年的1220万人的高峰下降到大约1100万人</p><p>来自墨西哥的净移民,入境和出境人口之间的差异,现在接近于零</p><p>根据合理的估计,不可能断言无证移民的犯罪率高于本土出生的美国人</p><p>特朗普的声明称“非法移民每年在中国的花费超过1130亿美元”,并被事实核查网站PolitiFact评为“非常虚假”</p><p>特朗普还对这个星球上最脆弱的一些难民表示了恐惧</p><p>据移民政策研究所称,自9-11以来,美国已经重新安置了784,000名难民</p><p>只有三人因策划恐怖活动而被捕,其中只有一人因计划伤害祖国而被捕</p><p>作为一个所谓的“法律和秩序”候选人,特朗普对许多人的死亡保持沉默,这些人是由穆斯林以外的人进行警察暴行或大规模枪击造成的</p><p>特朗普对美国宪法没有太多尊重和理解</p><p>特朗普主张关闭清真寺因为“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p><p>他没有注意到第一修正案保护了所有美国人的宗教自由</p><p>在他的亚利桑那州演讲中,特朗普主张对美国游客进行“极端审查”,不仅出于可以理解的安全原因,还出于无法解释的意识形态原因</p><p>他称“激进伊斯兰”是“极端审查”需要的一个例子</p><p>如何在边境找到“激进伊斯兰”</p><p>边境特工如何确定哪些访客正在讲述他们真正的意识形态信仰</p><p>特朗普也缺乏对第八修正案的理解,该修正案禁止残忍和不寻常的惩罚</p><p>特朗普不仅希望重新启动水上寄宿活动,还主张杀害恐怖主义嫌疑人的家属</p><p>特朗普对“恐怖主义国家”所有人的禁令可能违宪,因为“恐怖主义国家”的定义含糊不清</p><p>如果任何这样的定义只能选择一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那么它可以被法院认为是一种薄弱的歧视蝎子</p><p>反对穆斯林</p><p>当特朗普抨击法官并宣称他不适合墨西哥传统时,他不仅表现出种族仇恨,而且对美国宪法中的权力分立概念一无所知</p><p>没有人知道特朗普下一步会瞄准谁</p><p>作为一个自恋者,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这已经够糟糕了</p><p>但更糟糕的是,作为一名煽动者,他出售威胁脆弱社区的谎言</p><p>特朗普吓坏了我,不是因为他的任何疯狂想法实际上都是可行的</p><p>我真正担心的是,

查看所有